爱珍

黄色潜水艇   ·   发表于 2017-7-12   ·   文字百花园
歌星和爱珍


1995年4月的一个午后,金渡村五组和防拦渠之间的两块池塘里,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,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。叶子出水很高,像亭亭的舞女的裙。层层的叶子中间,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,有袅娜地开着旳,防拦渠上,易爱珍骑的飞鸽牌二六自行车,车胎曝了,只能无奈的推着自行车走。

徐海东是徐家口5队的人,路过,路两边都是杨树,树荫下,清风吹,凉爽,他是徐家口最能讲人生高尚之情宏大道理的人,他觉得他应属于外面的世界,不属于这个村庄,又生在徐家口,心里积压着对世界的怨恨,终日,用歌声表达他有心志,如唱《我是只小小鸟》,想要飞得更高等歌曲,他的嗓音都是在黄四湖,六十亩,谢荒田,千米渠等地嚎出来的,半夜或是清晨,总能听到他的歌声,时不时像闪电下来,嚎叫激荡在金渡村的上空,村里人把跟他取外号-------歌星。村民听多了,就当听到一只叫春的猫一样,习惯了。


歌星看到爱珍时,她穿一件绿色袖子的绒衫,下身穿一件泛白的牛仔裤,给人一种健康,大方的印象。爱珍看到歌星后,算碰到救星,很友好的请他帮助,歌星蹲了下来,仔细检查之后,胎暴了,要补,“我回家拿工具,你稍等会。”穿过两塘荷塘之间的小径,就到了歌星的家,红的,白的荷花挤挤挨挨的,歌星第一次感到荷塘是如此的纷芳。



歌星一路小跑到家,应叫狂奔,迅速脱掉衣服,洗澡,搓第一遍不打肥皂,搓完第一次后才打,要把舒肤佳打得多,先将肥皂打在毛巾上,皮肤太滑,打不了多少肥皂,然后再将毛巾打湿往身上搓,搓到混身是泡泡,再用清水冲干净,再搓,皮肤变白了,散发出淡淡轻香,穿上白色衬衫,带上胶水,挫,汽筒,一块补漏用的旧轮胎皮等工具,小跑到防拦渠,跟所有汽车抛锚一样,他补起了车胎。把自行车翻过来,撬开轮胎,用气筒充气……生疏地认真


歌星和爱珍就这样相识了,修好车,月亮已升起来了,空气中飘散着浓郁的荷花香味,方寿哥家的鸭子也要回窝了,一只麻鸭叨到一条小虾,紧咬不放,6只没吃饱的鸭拼命夺食,追逐,麻鸭游在最前面,歌星大吼一声:“我的未来不是梦!” 平地惊雷,把鸭吓的四处窜。



中国女性的地位,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,真正实现了男女平等,世界各地的女性,社会地位都没有中国的高,新闻中,沙特国王的公主在掉海里了,因公主结婚前是不允许任可男人接触到身体的,没有人敢救,兄弟姐妹站旁边,只能看着活活淹死,穆斯林世界,女生如偷情了,一般由家中的男性成员如哥哥用石头当街活活砸死,日,韩,女性地位稍高,但经过韩剧也可看出,都只能在家听婆婆的,以男性家庭成员为主,根本跟中国女性的地位不敢比。


中国女性的地位已是全世界最高的了,但荆州地区的女性又是中国最高的,真正实现了男女平等,中国任何地方嫁女儿,要送彩礼,只有荆州地区的女性,倒贴嫁妆和钱。有了这个的社会地位,儿子结婚,女儿招婿,就显得平等了,荆州地区招婿最普遍也平常,不会有其它地方的排挤和蔑视。这种情况下,男生结婚,男孩会主动追求女孩子,而易爱珍是樊桥人,家里只有一个独身女,所以她家一定要招婿,招女婿就是把男生接到自已家里来,爱情的游戏中,你招婿就应更积极主动一些,跟男追女是一样的道理,优秀的男孩不会送上门来。


金渡村五组的男生最多,28个,也是附近几个村庄最优秀的一群年青人,因为篮球打得好,在整个白马寺镇都很有名气,离樊个桥子又近,当然是最佳理想女婿的提供商,家中只有一个儿子的也不行,必须兄弟最少两个,这样才有出门做女婿的条件,金渡五队适合这种条件的有七家,自从爱珍到了可谈婚论嫁的年纪,她浑身都带着感情,情感像开闸的洪水,从眼中,唇边溢出。先后对适合条件的,江城,数初,小红,华唐,江红,华强,国国等人进行了解,筛选。



徐家口的住房的格局,房子前面是打麦场,再前面就是每家每户一口鱼塘,后面,穿过院子,屋后,就是一块竹林,鱼塘养鱼最好的是正德哥家,竹子长得最粗,最直,最多的是江红家。

村庄无精打采的立在天底下,一年四季,三面环水,河水很清,一直这样流着,河总是寂寞的样子,突然间,穿着绿袖子的香珍来到这里,一块平静的湖面投进了小石头,波涛汹涌,情感跟旋网一样,盖住了这个小乡村。


那些适合条件的年青人,都来到江红家的竹园,两颗精壮的竹子间系着吊床,其它散座在园中阴凉处,凳子上,树桩上,这样的相聚,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,不说,心怀鬼胎,相当于农村版的《非诚勿扰〉,爱珍白玉般的脸蛋泛出石榴般的红晕,她陶醉在这么多人男生对她的恭唯中,粥少僧多,为了在心仪女生面前表现自已,江,数,华等人用婉转,不深刻的话语,温和的抬高自已,用玩笑的方式贬损别人,使自已的形象更丰满,有色泽。他们的理想,多数是青砖绿瓦,菜园猪圈,“今天我喂两头猪,过年杀一头,卖一头。”华唐像其它人介绍经验。


最初爱珍的心动男生是江城,他是村长的儿子,又有一门手艺。

没有梦想的人,一般跟随有梦想的人,去完成有别人的梦想,歌星在竹园中,虽话少,但说的掷地有声,挂在嘴边的口头禅,我这辈子,要么成为流芳百世的伟人,要么成为遗臭万年的人坏人,在其它竞争者眼里,这样的疯言狂话,跟癲狂病人话一样,无知,反胃,但在爱珍的心中,留下了正面的印象,万一成功了咧,会变成伟大人物的老婆,总比春种秋收一层不变的农民强吧。他实现梦想就是我的梦想。潜力股,值得关注。


“我的未来是琴棋书画诗酒花,只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凡夫俗子怎么理解,我的梦想在远方。”歌星右手握着竹子,脖子绷的很直的在发豪言壮话。大家不注意,华唐慢慢优优地朝坐在吊床上的爱珍靠拢,歌星一个箭步,跨到他前面。华唐说“你怎么跟牛护草一样地。”


感情的转盘跟俄罗斯转盘一样,指针指向了歌星, 爱珍为了感谢歌星上次补胎之情,特意约他出来走走,多了解一点,男找媳妇和女招女婿一样,进谁的家门,谁就得主动出击。


任何爱情都发生在两个人之间,郎有情,妾有意才行,歌星有意还是无意呢?乡村的爱情没有城市的复杂,简单些,门户对得上,不同姓,知性格,合得来,就好了。没有影院,咖啡厅和酒店。走走,聊聊就可以了。


王金公路被年青人称为情人路,公路两边种着高大和法国梧桐树,因生长荗密,远远望去,像一条时光遂道,路的边上是条河流,河水在初夏的阳光里流淌着,流水和翻过的泥土气味,飘散在空气里。在情人路上走,小伙伴称压马路。那是一条谛造乡村爱情的公路,它像一条温柔的床,孕育了徐家口人的爱情。


两人并肩走在情人路上,从前,怎么就没感到这条路是那样的迷人咧?两人边走边聊,歌星讲到他过去,因他受当时地摊文学的影响,80年代,主要是由一些知识青年下乡写的杂志,文学,讲的内容多是如何逃火车票,如何偷农民的瓜,抓鸡,盗狗,年青人最易模仿,实现梦想的寄望在远方,理由是出看看外面世界,当然现在的人无法理解。于是,他经常趴在火车座位下逃票,有次,从广州到武汉,趴在一辆拉煤的货车回来的,在黑黑的煤炭上,夜黑,天越来越冷,差点冻僵了,实在受不了,下了火车,出站后,才知坐过了站,进到了河南,又冷又饿,当人陷入绝境时,总会暴发能力,摸黑走了很长一段路,发现了一家医院,他就进去了,在住院部,总有些病人住附近的,回家过夜,看哪个床上没人,抱着一床被子和床头柜上的水果就走了。解决了当时的困境。歌星最后总结说“那一年我,17岁。”

“不怕吗?”

男人出门,都要带刀的,当问题解决不了时,武力是最好的解决办法,有次在新塘,中强和歌星被抓暂住证的捸住了,带到村的警务室,因带了刀,年纪小,没收身,如被警察发现带凶器,一定会送到采石场去,审问他们的警官上厕所,中强急忙将匕首丢在地上,然后用脚慢慢把它推到身后文件柜的下边,可柜子与地面的隙太小,刀进去了,刀柄太厚没有塞进去,警察回来了,歌星故意装着系鞋子,又悄悄把刀藏在身上。

“后来呢?”

因年纪小,没有对社会造成多大危害,第二天,放了。

“跟警察打交道, 有些经验了。”歌星说。


爱珍像听传奇故事,这样的男生可不可靠?危险人物不是我的菜。心中开始拒绝。午后补胎的好印象也在渐渐消失,江城还是本份点,天平就倾向村长的大儿子。


走过天井一队,右手边的河中有七八片荷叶,荷叶中间有朵红色的荷花,在近黄昏的阳光下,闪闪发光。一直走来,整条河都没有,单单这儿一颗,奇怪。


就只一朵,爱珍突然看到了它,水面上,荷花随水流轻轻摇晃。爱珍来的河边,用手想去摘,太远,够不到。

“我想要那支荷花。”


歌星试着左着抓路边草,右手去摘,还是太远,找了截树枝,也没够到。算了吧,太远了。

“我想要那朵荷花。”爱珍固执着。

歌星脱下鞋,脱掉袜子,他犹豫看了看爱珍,但她并没有看他,只好继续脱掉裤子,缓慢地沿坡下到水中,草没抓牢,歌星差点掉入水中,就一朵荷花,不要了吧?




爱珍满怀期待,目不转睛,歌星只能勉强努力朝前走,当水淹过歌星有肚脐时,他够到了那朵花。



爱珍把荷花举起来,闻了闻,向后仰,这时,她看到阳光中的荷光闪耀着一种迷人的粉色光茫。


歌星见爱珍高兴,自已也很高兴,虽然短裤湿漉漉地,磁人字,一点也不再乎。今天走了很多路了,如果明天她喜欢,他还可以摘给她。



一个愿为我摘荷花的男人,应是个愿为我付出的男人,歌星通过了爱珍的心理测验。显然,他和其它的江城不同。也许,他有点小坏,但有理想,敢闯。已晚,回家,走到王市四队通往金渡七队的公路上时,他们拥抱了,接吻了。


歌星和爱珍恋爱了,双方见了父母,结婚提上了计事日程。一切就那么简单。


9月, 秋雨有时莫明其妙的下了起来,池塘的荷叶有的已枯萎,风吹过,有种萧萧之感,有种声音听起来叫人伤感,那便是雨打残荷之声,那声音沉闷,沙哑,水牛依旧会躲避蚊虫的叮咬,泡在水中,脚在荷塘来回的踩,不留神,会踩断泥中的莲藕。


歌星感到是一种令人烦闷的心情,焦燥的秋天,有一阵,一连几天下雨,他常常惶惶不安,焦灼不宁,他也弄不清楚原因,又常常生气,常常被一种空虚,怀疑压抑着。

天又在下雨,歌星感到百无聊柰,在家中无聊的看书,当他看到一本斯万尔斯《自已拯救自已》的励志书籍时,突然在潜意识中找到自已,也了解到自已处于苦闷的原因。易爱珍虽然美丽,不错,对自已也挺好,但他不应该这样一直平淡的生活下去,不能被这段婚姻捆住了翅膀。最后,他问了自已一个问题,难道要一辈子生活在樊桥村?



在樊桥重复的父亲的工作中,消磨时光,直到卑微的老去?不是我歌星的梦想,他的梦想是带着爱去流浪,是像马列恩思毛一样的改变这个世界的应有秩序,梦想只要能够持久,就能变成现实。会不会是得到手了,不珍惜呢?歌星否定了自已。“我不属于这块土地。”歌星最后下了结论。


再次见到爱珍,他告诉了他的想法,淡淡地!歌星不是一个好的男人,“你去找江城吧。”他会电工,会修理各种家电,他这样的人会带给你平静而优雅的生活。爱珍当时就哇哇哭了起来,倒在徐口学校门前的公路上“带我一起去流浪,闯荡吧!”徐口学校,在泪眼中变得如此模糊。

“ 你不属于外面世界的人。”


一个愿意跟你摘荷花的男人,变了。口中声称的梦想是有吸引力的,但杀伤力也很大。



歌星的父亲------谢守信大伯,他是地地道道标准式徐家口农民,本身按理应姓徐,徐家口土生土长的人,但上上辈子有一姓谢的婆婆嫁到徐家,德高望重,后代为纪念她,一分支下来的人全改成姓谢,改两代后,下一代再改成姓徐,回归宗族。这些不是重点,重点是,他有歌星这样一位放荡不羁的儿子,爱自由,跟他传统的思想带来无限的苦恼,这是个什么样的儿子,整天读书,下棋,狂放,狂言,突然消失,到外面飘呀,荡呀,说是去做生意,找机会,就是典型的农村二流子。


现在,乡村,早种芝麻叫结果,早点结婚抱儿孙,爱珍这位姑娘当媳妇,美丽,端庄,门当户对,又是独生女,屁股也大,将来必生儿子,歌星和爱珍交往过程中,看在眼里,喜在心上,不错,有奔头,该找个老婆管管他了,让他收心。这样下去,就算要我每天为五队稻田抽水,也是幸福的。能找到这样媳妇,也是祖宗积德。


快乐的时光没多久,情况直转而下,一个誓死悍位传统,一个要勇于突破。当事情进展了谈婚论嫁时,歌星与父亲争吵日趋激烈,矛盾的中心是,一个要儿媳妇,一个要梦想。

歌星又发豪言壮语-------暂时的是现实,永远的是理想。守信大伯就超起卧槽扁担,那个用蓝竹制作担东西用的工具,劈头盖脸往歌星身上砍,歌星撒腿就跑。边跑边还在喊,我们失去的是锁链,得到。。。。。守信大伯双手握扁担,双脚像踩风火轮一样,不停追打,追不上,一只手叉腰,一手扶在扁担上,喘气,骂道“个狗子地,死到樊桥去。”


来来回回经历三个月,歌星也没有回到正确的道路上来,硬逼不行,换方法,这天,守信大伯起了大早,到王市去找饶礼民,饶礼民年青时也是离经叛道之人,但后来回归传统,家庭,如今,当上了王市医院的院长,守信大伯和他算发小,跟他讨要点经验,指点迷津,顺便买点药。买了一瓶苯二氮卓类的安定片,就是安眠药。


“年青人的事情,你不要管。”父子又吵起来了。

守信大伯要用自已的死,来挽回他儿媳妇,突然,守信大伯拧开药瓶盖,拿起药就往口中倒,歌星拼命阻拦,抓住大伯的手,抢夺瓶子,不知吞服的是什么,歌星一下摊坐在地上,蒙圈了,这一出始料未及。



歌星态度一下软化下来,事情一下变成顺利起来,一个不太透光的小瓶瓶解决所有困难。接下来,歌星全家,时时刻刻惦记这瓶药,想偷走,扔掉,守信大伯觉得这就是太上老君法宝,镇妖除魔,好好守护,事情在找与藏之间继续。但事情变得轻松了很多,沟通有效了,又回到应该有的规则上来了。


男人征服世界征服女人,女人征服男人就征服世界,一匹好的千里马都是有个性的,而歌星也许就是这匹好马,相处一段时间,爱珍觉得越来越离不开歌星了,他不像其它男孩一样屈尊低就。有自已的思想,个性,有种坏坏的感觉,就是王朔的我是流氓我怕谁的人呀。


女人成熟的比男生早,成熟不是变老,是泪打转还能微笑,人的青春只有一次,就算吵架,争执,误会,等待,彷徨,她对他都是那么全心全意,无怨无悔。爱珍不卑不坑地对待歌星。他会回心转意的,生米做成了熟饭,爱情转换成了亲情,她就征服这个世界。她一直相信这一天的到来。


96年春天到了,万物都已经苏醒了,荷塘里的小鱼,小虾,都从水底,游到水上,探出可爱的小脑袋,观赏外面迷人的景色,还有的小龙虾在水底嬉戏,玩耍。荷叶也冒出尖尖的小脑袋,大哇子沟的并蒂链花很常见,今年居然看到并蒂的两片荷叶-----奇怪。

做为爱珍的父母,对于这段婚姻是不能接收的,但他们爱自已的独生女,爱珍是她们的全部,爱她就是成全她,她爱他,爱屋及乌,也没有办法,只能被动接收,而且又是招女婿,别人上你家门,为易家传种接代,哪能太高的奢求咧?


婚礼在96年3月8号举行,歌星要大婚了,那些失败的6个竞争者和儿时小伙伴都要送去祝福,随礼50元钱,乡村也不用红包,婚礼是在樊个桥子爱珍家举行的。


红色的灯笼挂起来了,红色的对联还没有贴起来,歌星从地摊文学走出来的人,他梦想之一就是当个文学家,于是挥毫洒墨,提起毛笔写了自创对联-------爱爱爱到何时?恋恋恋到今朝。横批:花好月圆。今朝是开始还是结束呀?写毕,歌星向后退了一步,仔细端详他的作品,字体还是有种豪迈之气的。围观的人送去了热情洋溢的掌声。歌星也挺骄傲,心里荡漾着微微的幸福。古代婚姻,都是父母做主,媒灼之言,生活也一样幸福。相比古代,歌星觉得自已婚姻还是自已谈的,也算自由恋爱,处在这么多人掌声中,挺美好。内心深处,他已接受了这段婚姻。



黄昏, 要入洞房了,招婿,也要走正常的婚礼顺序,小伙伴扭住歌星的胳膊,按住他使劲压,哪能轻易把新娘领回房,背上,歌星被压的蹲下来了,几个人拉爱珍,她羞红脸,扭扭捏捏,内心还是装满幸福,背不行吧,应该抱或是顶,新娘一听,更慌了,拼命挣扎,其中一个叫国国的来宾,“歌星快点抱呀,不抱我来帮忙抱抱。”参加婚礼的哈哈大笑,抵不住小伙伴的力量,新娘放在歌星的脖子上,看热闹的笑得前仰后合,热闹,欢乐。



饶礼民这个人,就是不能喝酒,喝多了酒,话就多了起来,绵绵不绝,管不住嘴,日白聊天,很厉害,坐在上席的位置 ,这段美丽婚姻的成功,他把自已当成了媒人,他站了起来,端起一次性的酒杯,含笑对前来敬酒的新郎新娘送祝福。



吉祥话说完,饶礼民继续说“全靠我呀,那瓶子装的是维生素C片。”歌星差点跌倒,爱珍微笑答礼。



婚礼后第三天,歌星骑着那辆飞鸽牌自行车走了,消失在了樊桥村,逃跑。



国国在沙市工作,歌星骑自行车去找国国。其它伙伴多半在金渡村,不适合躲藏。歌星认为,那瓶假药居然骗了他,欺骗了他的人生,使他在人生关键时候的选择发生偏离,这个世界全是慌言,欺骗,所有的欺骗都是对灵魂的亵赎。歌星要挣脱了这个束缚,永远不要回那个欺遍他的故乡了,二流子认为的奇迹,理想就在彼岸等他。梦想都是在他乡等他书写地。



国国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不同,这个世界不太好,也不太坏,在这个世界上活着,人就不能太老实了,可又不能太无心肝。国国觉得歌星做的事就太无心肝了,这个会毁掉爱珍的一生的,歌星争辩说又没有拿结婚证,什么毁掉?但事实是在农村办了热闹的婚晏,这是事实婚姻了,以后叫爱珍如何嫁人,如果你爱好自由,当初就不应该结婚,你可以早一点儿偷偷地离去,去流浪,去飘泊。不应该毁掉一切后消失,太不负责任了。你应该为你自已猥琐和种种卑下情操羞愧并悔恨才对,而不是振振有词。

歌星霍地站了起来,对这个世界,我什么都不欠,“我欠爱珍的,只有一辆飞鸽自行车。”国国叽笑他,可能还有婚礼上收的茶钱吧?毁掉的是一个少女的人生,未来,而你只记得亏欠的是辆自行车,“猪狗不如的东西!”


歌星顺手操起一个白瓷碗,砸向国国,一闪,没砸中。国国抓起一把椅子,追打他,歌星差点摔倒,连滚带爬地跑了,他去了武汉……..



五月,爱珍常常陷入刻骨铭心的想念当中,结婚三天,没有孕育出新的生命,却蜉化出一个孤独出来,微笑变成了哭泣,她走上了茫茫寻夫之路。周围亲朋好友都找遍了。


沙市便河广场,爱珍找到了国国,问询歌星的去哪儿了,国国告诉他,他去武汉了。


两人并肩坐在石阶上,后面是园林路,车来车往,前面是便河广场音东喷泉,爱珍眼中的忧郁很浓重,寻夫的路上,爱珍手里总拿着一支干枯的荷叶花,国国安慰她,一个放荡不羁的人,不必太留恋,生活可以在别处开始地。


爱珍目光呆滞,摘下一瓣一瓣的枯死的黑色花片,丢在地上,目光呆滞,口中默默地念,摘一片,丢一片,念一句“一片,两片,三四片,五片六片长八片,九片十片十一片,落入草从都不见?”花也不见了,人也不见了,国国笑她,怎么受歌星的影响,搞得很文艺了,她说是受《宰相刘罗锅》的影响,然后苦歰地笑了笑,便河下起了雨。

“你恨他吗?”
“不恨。”
“我操!”



一年后,国国收到从武汉寄来的一封信,只有一句话------“你只怕爱上她了吧?!”
0 Reply   |  Until 2017-7-12 | 547 View
LoginCan Publish Content